律師說法
  首先搞清債務整合是不是警察
  南充律師何良平就此點評:理解小武的維權行為,這也給警方工作提了個醒:如果抓錯人,應該如何把後續工作做完善。“但是就該起事件來看,當時抓捕小武的人是不是警察?是哪裡的警察住商不動產?這兩個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問題必須先搞清楚,本次事件才能夠作出相應處置。”
  自述
  中午買菜被抓
  戴了兩副手銬
  □發帖人:南充市msata民小武
  □信用貸款發帖時間:21日深夜
  今天中午12時40分左右,我到樓下的菜市場,打算買菜做午飯,一伙壯漢突然現身將我按倒在地。我被嚇懵並呼救掙扎,隨之而來是一陣拳打腳踢。我請一旁的商鋪老闆報警,只聽抓我支票借款的一個人說:“我就是警察,抓的就是你!”在我的再三呼救中,其中另一個人亮了一下他的警官證,當時我沒來得及看清楚。隨後我被戴上兩副手銬帶離現場,塞進不遠處一輛橘紅色私家車內。有人用手機給我照相,過了不到5分鐘,他們解開我手上的銬子,告訴我說有人舉報我吸毒、販毒,他們才對我實行抓捕的;剛纔發照片回去辨認,發現抓錯人了。他們表示,願意給我兩百塊錢了事。
  我在那個地方生活快十年了,街坊鄰居大都認識,我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抓走,有損我的名譽。於是我跟對方說,你們抓錯了人,我不要求你們的賠償,你們只需要在抓我的地點,向周邊的商鋪解釋一下是怎麼回事就可以了,這件事情也就完了。他們當時同意了我的意見,還說鋪子太多,要不只給其中兩家商鋪老闆說下。隨後因為手銬太緊,我的雙腕有血痕,他們說要給我包扎。隨後車子開離現場大約四五公里,在車上他們自我介紹是嘉陵區公安分局的公安人員。
  車子開到一家小診所後,他們當中有人下車帶我去包扎。我正在裡面消毒,診所老闆娘手拿一張百元鈔票進來說,那些人丟下錢後開車走了。我出門去追,影子都看不到了。
  5天前,南充市民小武(化名)在菜市場被自稱警察的人強行銬走;5分鐘後,對方又稱抓錯人了。“我要求他們去抓捕現場,向那些見到我被抓的街坊鄰居解釋下”,小武說,“對方口頭答應了,趁我進診所包扎時跑了。”
  連日來,小武為能找到這些抓捕他的人大傷腦筋:看監控視頻,找公安機關,又去網上發帖,但目前一無所獲。南充市公安局相關部門回應稱,已獲悉小武的遭遇,警方正在調查,但目前尚無結果。
  走訪
  商販稱:抓人的亮了警官證
  昨日中午,成都商報記者前往南充城區平東路半環巷菜市場,這裡正是當天小武被抓的現場。多名商販介紹,前幾天的確有一名小伙子被人抓走了。“抓人的是警察,我們看見亮了警官證的。”
  小武堅持認為,當天抓他的人是警察。“他們雖然對我動了拳腳,但感覺不是故意使用暴力,而是為了制服對方採用的手法;同時他們還給我看了警官證,可惜我沒看清楚。包括車牌號也沒看清楚。”
  小武反覆表示,“我理解警察的工作性質,我當時就是手腕上勒出點細小的血痕,並沒有受太大的傷。我不要賠償,也不需要道歉,只求他們去現場解釋兩句,讓我今後在那裡出入方便。他們開始也是答應了的,不想最後卻溜之大吉。我必須要討到這個說法,同時退還他們多給的包扎費。”小武解釋,當天包扎只用了40多元錢。
  調查
  查看監控 找人找車均無果
  從事發當天下午開始,小武先後去了嘉陵區公安分局及下轄的多家派出所,又去了順慶城區的四五家派出所。“在順慶城區的西河派出所,我看到了抓捕現場的監控視頻,只可惜圖像不清楚,五官都分辨不出來。”
  對此,嘉陵區公安分局相關人員昨日介紹,發現網絡輿情之後,組織人員反覆看了相關視頻,沒發現本局人員;又給科所隊室的負責人打電話,都說沒有安排相關行動。“小武來我局找人時,說其中有名光頭。我們就將局裡所有光頭警察的相片調出來,讓他仔細比對,但最終全被否定。”
  昨日上午,小武在警務督察的陪同下,前往南充城區交警部門,調看當天的交通監控視頻,“以車找人。可惜的是,沒能查到那車的視頻。”昨日下午,南充市公安局相關部門向回應,市局督察支隊已介入調查此事,但目前沒有任何結果。成都商報記者 鄧成滿  (原標題:菜市場上被錯抓 南充小伙找“警察”)
創作者介紹

tiffany

ft27ftiw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