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始終認為,莎士比亞在中國,應該是個極小眾的話題。甚至,我敢說,在各高校英文系師生中,讀通過一本莎士比亞劇作者,也不會太多,儘管“科研者”不乏。這是莎士比亞寂寞之處。但頗有些文藝愛好者,張口閉口“莎翁的古英語真難懂”,壓根不知那年代已進入“早期現代英語”階段,連“中古英語”都不是,遑論“古英語”。他們獻給莎士比亞的,徒然是“喧囂與躁動,卻無絲毫意義”(《麥克白》著名臺詞),一如軌交大柏樹站附近路邊那塊莫名其妙的莎士比亞紀念牌,小小的,架在民居屋頂,破敗寂寞。然而,我們也不得不面對另一個問題:在價值多元、權威消解的時代,為什麼非要讀僅僅代表“已故歐洲白種男性”文學的莎士比亞?今天的美國文學,不乏以華裔、黑人、印第安人等作品為主題者,認為他們是長期受到壓抑、如今急需正名的新經典。對此,我無意臧否高下、月旦優劣,但希望有心的中國讀者能在剋服文字障礙之後、優游文本之際,深入體悟莎士比亞的文采之富、觀察之切、智慧之深。懷著黃魯直《諸上座帖》中所寫“它日親見古人,乃是相見時節”的心情,入得去,出得來,從字裡行間,到身前腳下,或許才是我們今天面對莎士比亞應有的態度吧。據新民晚報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在中國 沒幾個人真正讀過莎士比亞)
創作者介紹

tiffany

ft27ftiw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